浙江日报 数字报纸


00008版:人物

越是偏远之地,越可能有新物种

他们,只为发现多样的世界

  历时八载,大中型野外考察400余次,小型考察不计其数,拍摄植物照片100余万张,采集标本5000余号……这组数据背后,是2021年出版的《浙江植物志(新编)》(以下简称“植物志”)团队的辛勤付出。

  而在2021年11月完成最后一卷出版的《天目山动物志》(以下简称“动物志”),则经历了20年。为此,团队共采集动物标本45万余号,计有5389种。

  这两套书堪称浙江的“动植物百科全书”,其出版在业内引起不小的反响。植物志全面反映了20多年来浙江境内植物资源的现状和变化,进一步查清了全省植物资源的家底,可谓浙江植物界的“新华字典”和“活档案”。动物志则较完整地展示了天目山保护区野生动物资源现状。

  “动植物百科全书”背后,凝聚着200名专家的心血:他们翻山越岭,历经风霜,只为搜集更加齐全的动植物标本;他们赶制标本,通力合作,每每因发现新物种而喜悦……近日,记者走进两个团队,分享他们考察、调研等精彩故事。

  悬崖峭壁上

  发现奇花异草

  几乎垂直的悬崖峭壁上,吊着一根绳子,一位穿白T恤黑裤子的男子,沿绳而降。降至深处,只见他双脚艰难地踩着岩石,小心翼翼地开始采集植物。这是浙江农林大学暨阳学院教授、植物志主编之一李根有团队在仙居野外考察时的一幕。这个团队共有62名专家。

  在悬崖上采集的是仙居油点草,多年生草本植物,叶片油亮,花朵金黄,宛如小仙女——李根有团队2012年9月首次发现于仙居县神仙居景区。

  越是难以到达的偏远之地,越有可能存在有价值的发现。李根有教授回忆:“当时站在修建于万丈悬崖上的栈道上往下看,突然眼前一亮,只见峭壁的绿色草丛中隐约有几株开着金黄色花朵的植物。凭直觉,这是一种从未见到过的植物,但距离太远,看不清楚,更无法采集,只能先返回住处。”第二天,考察团成员带了根登山绳,一头系在栈道水泥桩上,一头绑住自己的身体,晃晃悠悠地沿着峭壁下行,终于小心翼翼地采摘到手。

  制成标本后,专家们反复研究,确认为新种,并取名为仙居油点草,将其收入植物志。

  野外考察虽然辛苦,但收获不少。每次发现新物种,都会让团队成员异常兴奋。

  这些年,李根有团队相继发现了桫椤、笔筒树、东方水韭、巴山榧、大盘山榧、永瓣藤、秤锤树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物种,都是宝贵的植物资源。“我们的书里收录了新种100个,新记录种266个,浙江是‘十三五’期间华东地区植物新发现最多、密度最高的省份。”李根有不无自豪地介绍。

  水环境优良

  中华水韭频现

  杭州市水生植物学会理事长陈煜初研究水生植物已17年。2021年1月,他和团队在杭州余杭的长乐林场发现了被称作“植物界大熊猫”的中华水韭,其面积和数量为全国罕见。同年5月,他们在临安发现中华水韭群落,引来众多国内外媒体报道。

  说起发现过程,陈煜初犹历历在目。他们先是在临安区於潜镇光明村的池塘里发现了野生莼菜群落,根据其生长环境判断,附近可能会有中华水韭。随后,他们通过卫星地图选出近20个调查点,期待有更多发现。第一点位没有收获,大家来到第二个点位。在这个点位的池塘里摸索了好一阵子,也没有什么发现。正准备离开,有人突然看到水边上有一丛类似于韭菜的植物,陈煜初一眼就认了出来,激动地大喊:“中华水韭!”现场一片欢呼,仔细检查后,一共发现9株中华水韭。后在第三个点位居然发现了5000株左右。

  “中华水韭对生长环境要求比较高,只能在水环境优良的地方存活。正是因为水环境、水生态不断变好,才能发现这么大规模的中华水韭群落。”陈煜初介绍。

  在专家们的共同努力下,植物志对浙江已知保护植物的分布有了更全面的认识,如天台鹅耳枥原记载仅产于天台,现知景宁、青田、磐安也有分布;银缕梅原记载分布于安吉,现知临安、嵊州、北仑、余姚、奉化、宁海也有分布。

  浙江农林大学教授金水虎是植物志第一卷的主编,这些年他和团队成员的足迹几乎遍及浙江。“蕨类植物大多喜生于阴湿的林下、溪边或岩石上,为了发现更多种类,经常要跋山涉水,冒险调查。” 金水虎说。有一次野外考察,同行的一位教授,在沼泽地看到一丛比较罕见的蕨类植物,鞋子一脱,裤脚一挽,就跑了进去,急得大家在旁边直喊:“小心!小心!”白天的考察结束后,晚上也要加班加点。由于草本植物容易变形,制作标本一刻也不能耽搁,必须尽快进行压制、换纸等工序,有时候考察回到基地已经天黑,做完标本已是深夜。

  李根有告诉记者,植物志是全国第一部省级彩色图文的植物志。为了更完整地呈现植物不同物候期的特征,大多数植物要在花期、果期分别前去拍摄,因此挑战大了许多。

  选定天目山

  通宵蹲守捉虫

  身穿黑色夹克,皮肤晒得黝黑,浙江农林大学王义平教授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参与动物志的编写。王义平是动物志总主编之一,他的团队共有138名专家。

  “每次野外考察,一般都需要10天到半个月。”参与考察的队员们无论什么季节都是长袖长裤,戴着草帽、背着背包,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、茂密的森林中……“这是我们的日常,只有采集到足够多的标本,后面的工作才能继续进行。”王义平说。

  采集动物标本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以物种数量最多的昆虫为例,每种昆虫的“作息”都不一样,为了尽快搜集到尽可能多的标本,专家们最常用的一种方法是“灯诱”:天将黑没黑的时候,大家就开始忙碌起来,在相对平坦、通透,附近有林子的地方支起设备。

  夜幕下的山林,静谧幽远,阵阵虫鸣声此起彼伏。为了安全,领队一般会安排4人一个小组,到了后半夜再换一拨人。“往往要通宵工作,前半夜有前半夜的虫,后半夜有后半夜的虫,还有的虫在天快亮的时候出来,所以一定要等天大亮了才能结束。到了天亮,大家又要出发去找白天的虫子。”王义平说。

  为什么把地点选在天目山?王义平解释,天目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地理位置独特,地史古老,雨量充沛,拥有丰富又具特色的植被类型和特有的生态环境,在动植物分布上具有明显的过渡性,是一座巨大的生物资源宝库。

  发现新物种

  是最兴奋时刻

  体长约60毫米,前胸背板金属绿色、6只脚牢牢抓住树干……翻到动物志阳彩臂金龟这一页时,王义平的思绪被拉回到多年前的夏天。“吃过晚饭我们在楼顶上搭好设施,照常开展灯诱。天气闷热,我们都扇着扇子。突然听到一声闷响,一个虫子结结实实地撞了上来。”

  大家迅速围了上去,对着虫子研究一番。“发现好东西了!”王义平内心一阵喜悦,凭多年的经验判断,这应该是天目山之前没有发现过的新物种——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阳彩臂金龟。一般阳彩臂金龟出现的地方,生态环境都比较好。出发调研之前,团队曾对周边环境做了分析,在浙江周边的江西、福建,生态环境较好的山林都有阳彩臂金龟的身影,他们早就猜测这里也会有。

  “有人迅速拿出资料,翻出阳彩臂金龟的照片,仔细对比后大致能确定是同类物种。”王义平回忆,负责摄影的同事对着虫子仔细拍了一些照片,再带回去进一步确认。

  后来经专家鉴定,那只虫子果然是之前没有在浙江发现过的阳彩臂金龟。

  很快,王义平团队就把消息告诉了天目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,请当地对阳彩臂金龟加以保护。“有时候一天都采不到一个标本,但发现新物种把疲劳都赶走了。这是最兴奋的时刻,所有的苦和累都值得。”王义平激动地说。

  动物志编写组曾邀请国内动物分类专家进驻天目山。让王义平印象深刻的是,上世纪90年代末,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一对70多岁的夫妻,听闻浙江在组织天目山动物的相关研究,不顾高龄来到天目山,和大家同吃同住,工作了10多天。

  除了请专家来,有时还需要跑出去。动物学科,很多专家学者一辈子就做一个“科”的研究。“我们采集到一些动物标本后,有时也无法准确辨认它们,只能寻求相关专家的帮助。”王义平解释。

  有些比较脆弱的标本须人工运送。“很多专家都在北京,我们必须抱着标本北上。”王义平回忆,那时候的火车有些颠簸,为了保护标本,工作人员就想各种办法,比如在行李中放满衣服,然后把标本放在中间。有些珍贵的标本,他们就捧在手里,小心护着,直到交给专家,心里的石头才算落地。

  “动物志出版是专家们多年研究的智慧结晶,执笔的作者都是我国著名的动物学分类专家,是一项具有重要历史和现实意义的艰巨工程。”参与编写的中国科学院院士、河北大学校长康乐教授感慨道。


浙江日报 人物 00008 他们,只为发现多样的世界 2022-01-20 浙江日报2022-01-2000008;浙江日报2022-01-2000016;浙江日报2022-01-2000019;浙江日报2022-01-2000023;浙江日报2022-01-2000020 2 2022年01月20日 星期四